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海产品深加工
深加工-发现海鲜的秘密

“什么时候吃海参也能像方便面那样,打开就能吃就好了。”十年前,唐传勤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山东省科学院生物所研究员刘昌衡用一双神奇的科研“魔术手”,将这位好当家集团董事长的灵光想法变成了现实——在攻克了水产品转化为常温储存、即开即食产品的技术难关后,他们研制出一种全新的“即食鲜海参”。该产品一经推出便大受市场欢迎,很快成为好当家集团的招牌产品。

    好当家有需求,山科院有人才、有成果,结合在一起转化成为第一生产力。从“中国第一条即食海参”面世至今,山科院生物所循着好当家的需求,不断刷新着好当家的研发记录。中国的海参市场也以“即食海参”的出现为跳板,从50亿蹿升到500多亿的大市场,直至成为我国产值最高的养殖单品。

    与山科院生物所的联手,好当家找到了一条海鲜产品“快餐化”的道路。十年之后,当好当家成为国内规模最大、产量最高、技术最先进的海参企业之一后,他们更愿意将院企合作视为民企崛起的推手。

    企业家的遗憾

    一条鲜活海参体内含有多种水解酶,这使得海参很难离水长途运输。商品海参一般是由鲜海参加工而成的干参;商品参也有以干参经水浸泡、软化、脱盐、漂去各种异物直至充分膨胀的“水发参”销售。海参的可食部分虽然为100%,但在干参加工过程中,除去了内脏,经蒸煮、浸泡等过程,部分营养也被破坏流失,也成了食参族们的一大遗憾。

    企业家唐传勤的遗憾也是生物所的关注点。2000年,当国内科研院所还处于科研中心论与产业中心论的纷争中无法自拔时,山科院生物所早早行动起来:一线科研人员深入企业积极探索科研院所与企业合作的新模式,了解企业家的想法、市场的需求,根据市场需求不断开展课题研究。

    这便是“山东省科学院好当家集团联合实验室”成立的背景。实验室的职能是充分利用好当家的资金和市场优势,发挥省科学院的人才资源,围绕着好当家的技术需求,从事研究和产品开发工作。

    联姻十年,在杨合同眼中,生物所与好当家的合作可以描述为“互为平台”的关系,“即生物所是企业的研发平台,而企业则是生物所的成果中试及转化平台,通过这种模式,生物所获得了稳定的横向研发经费支持,而企业也有了稳定的技术支撑和成果来源。在与好当家产学研合作的实际运作中,一般以企业为研究开发主体,产学研合作的组织和目标紧密围绕企业需求而展开,但并不忽视相关的基础性、先导性、公益性研究和战略储备技术开发,这类研究一般由我们科研机构承担。”

    “采用渐进式温和杀菌技术最大程度地保留了海参的营养成分,并且祛除了海参令人不快的腥味,食用起来鲜嫩可口,外观与活海参基本相同,开袋即食,免去了以往食用海参时繁琐的发制和烹饪过程,使消费者一年四季随时随地都能吃到味道鲜美的新鲜海参。”这是刘昌衡及其团队给出的解决方案,也是即食海参从概念变为现实的关键所在。也正是因为这项技术的成功,刘昌衡常常被人戏称为“即食海参之父”。

    2005年12月30日,双方的研究成果迎来了大考——山东省科技厅在山东省科学院举行了“海参深加工技术研究”课题的专家鉴定会,“国内首创,整体研究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的结论也让该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和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即食鲜海参是海参制品加工史上的一次变革。”在唐传勤看来,“中国第一条即食海参”引爆了整个海洋食品加工业,一个庞大的市场一夜间被这一突破性的创新成果引燃。

    海鲜的秘密

    一颗小小的海参,里面含有皂甙、多糖、胶原蛋白、脑苷脂、神经节苷脂、牛磺酸、磷脂、硒、视黄醇等上百种乃至上千种营养元素和活性物质,每一种活性物质有什么功效,起到什么医疗保健价值科研人员并不全知,研发之初,只能逐一尝试。”

    这些需要进行上百次、乃至上千次反复实验,从提取、分离、纯化、结构解析、再到利用动物反复实验,有时一个月下来,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进行这样的试验成本极高,不仅要浪费很多海参原料,而且研究经费也高达上千万。

    探索海产品中的秘密,十年中,双方共建了多个研发平台, 包括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国家海参研发分中心(威海)、山东省海珍品精深加工重点实验室、山东省海洋功能食品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多个科研研发平台;联合全国26家从事海参研究、加工的大学、科研院所、企业成立了“海参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现在已成为科技部试点联盟;先后承担了国家、省级课题20余项;成功转化的技术及产品30余项,其中好当家牌冷冻调理水产品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即食海参、即食鲍鱼、软烤大虾等产品获山东名牌产品称号;成果获得了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三等奖1项。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产学研是各自具有不同优势的利益主体,产学研合作被认为是自主选择的结果,但十年间,双方对合作有了更多感悟。

    杨合同认为,与好当家合作过程中,当产学研合作投入或风险巨大时,政府对产学研合作给予一定的支持、鼓励和引导以补偿创新的风险就十分必要。”我们与好当家集团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作为制度保证,安排到具体的研究室来实施,双方定期沟通,不断完善有关条款,有效地推进了合作进展。例如原始创新性的工作通过与企业联合申报科技计划等形式进行支持,关键技术的研发以我们研究所为主体,而企业作为实施应用单位;还建立了联合实验室,企业投入固定的运行费用,科研院所投入一定的人员费用。”

    十年前,双方以“中国第一条即食海参”研发作为突破点,将十几种产品做起来,然后在广度和深度上铺开。到今天双方开展的全方位、深层次的高技术研发计划,山科院生物所与好当家的合作正迈向一个新的台阶。

●上一条:没有了

Copyright 2009-2010 七星国际投资集团